新松、昆船、机科、旷视、西安交大、法睿兰达—AGV企业如何在“内卷”中走向“新生”

日期:2021-12-28     来源: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    浏览:1160    
0
核心提示:找准定位、保持理性,练好内功!

1216日,由中国移动机器人(AGV/AMR)产业联盟主办,新战略移动机器人产业研究所承办,中国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机科发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关村机器人产业创新中心支持的“2021中国移动机器人(AGV/AMR)行业发展年会”在京召开!会议圆桌讨论环节,来自企业及高校的代表就当前移动机器人行业发展面临的各种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主持人:

CMR产业联盟主席、新松机器人高级副总裁 张雷

特邀嘉宾:

CMR产业联盟标委会及专委会主任、中国船舶集团高级专家 杨文华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博导 梅雪松

CMR产业联盟副主席、机科股份副总经理 公建宁

CMR产业联盟副主席、法睿兰达创始人&CEO 李大伟

旷视机器人产品事业部副总裁 陶涛

如何实现产业协同?

当前,合作正在成为移动机器人行业发展的趋势,但对于企业及行业而言,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合作方式才能将1效用发挥到最大?


CMR产业联盟主席、新松机器人高级副总裁 张雷

杨文华就此表示:协同发展是各行各业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移动机器人行业自然也不例外。从企业角度来看,就是要做到“专人专事”,即搞技术的搞技术,搞设计搞设计,搞交付的搞交付,一个企业要在自己专长的领域集中力量办事。


CMR产业联盟标委会及专委会主任、中国船舶集团高级专家 杨文华

另外,作为CMR产业联盟标委会及专委会主任,杨文华也谈及了联盟对于行业协同发展的重要性。他表示,产业联盟对于行业协同发展的推进作用主要体现在标准层面,一是加大标准的制定工作;二是促进标准的统一。

除企业间的协同外,校企合作也是产业协同的一部分,梅雪松就谈及了如何将高校研发能力转化为现实创造力这一问题。他表示,移动机器人行业发展十分迅速,技术与市场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在此背景下,高校的研发能力和技术如果只局限于高校,就无法产生规模影响力,真正的做法应该是尽快融入社会,走入市场,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实际效果,助力国家实现技术“弯道超车”。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博导 梅雪松

“传统”与“新兴”不是区分企业价值的关键

由于移动机器人行业的快速发展,企业之间也出现了“分层”现象,一些企业由于入局时间早、聚焦的行业以传统型为主,被冠以“传统”二字。而对于此种区分方式,又该如何看待?

公建宁就此表示:“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这些“传统”企业不应该被冠以“传统”二字,因为在行业发展之初这些企业都承担起了相当重要的职责,并且现在依然保持着行业领先位置,无论是联盟工作,还是标准制定都是如此。”

此外,公建宁认为当前移动机器人行业最重要的不是区分是否传统企业和新兴企业,而是应该如何给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比如当下的“内卷”。企业要搞的不是价格战,而是价值战,即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这才是应该深思的事情。



CMR产业联盟副主席、机科股份副总经理 公建宁

李大伟表示,实际上很多企业都对一些新事物、新技术有着独到的见解,也想参与进来,只是企业规模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没办法“调头”而已。在此背景下,唯有“推倒重来”才是出路,像法睿兰达便是如此,不破不立!



CMR产业联盟副主席、法睿兰达创始人&CEO 李大伟

创新是保持企业及行业活力的关键,但在创新的同时,深耕行业也是企业在市场立足的关键。

旷视机器人产品事业部副总裁陶涛表示:要深耕行业就要先深入了解这个行业。以旷视科技为例,尽管此前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深厚的积累,但旷视科技进入移动机器人领域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移动机器人行业应用场景非常丰富,不管是单体智能还是群里智能都是如此,当一个数据识别一个场景后,就产生了“印记”,如再想应用到下一个场景,就需重新识别,这将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



旷视机器人产品事业部副总裁 陶涛

谨防内卷,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

“内卷”是移动机器人行业今年突出的现象,具体到产品,就是AGVAMR之争,而这两者究竟有何区别?未来的发展趋势又如何?

杨文华表示:AMRAGV的区别更多应该表现在“自主性(Autonomous)”上,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AMR的准确定义,看到的仅仅是一些国外市场研究机构关于AMRAGV区别的描述;而在中国市场,部分企业为了突出自身特点,更愿意称自己的产品为AMR。但行业内的“传统”企业,在解释不清AGVAMR的区别时,只能继续将自己的产品称为AGV,与人的名字一样,叫了一辈子的“张三”,突然改名叫“Jack 张”“James 张”则会让人感觉很奇怪。

杨文华认为:AMR与“位置估算(Dead reckoning)”导航算法的AGV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部分功能的增减,应相互借鉴优点,无论是AGV或是AMR只是产品“代号”,应当理性认识、理性宣传。

梅雪松对此则表示,跟社会上将移动机器人当做物流装备研究不同,高校是将移动机器人当成科研成果来研究的。因为社会生产讲究成本和效率的,一个企业要想存活下来,就必须有独到的增长曲线,比如技术、效率等等;而高校则不同,高校不讲究立刻产生ROI,因而有富余的时间和精力来研究更为先进的东西。从社会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移动机器人一定是“手脚兼备”的,不仅具备高超的移动自主能力,还具有识别、感知和操作能力。

从产品来看,内卷是AGVAMR之争,而从企业来看,内卷便是人才的竞争。

公建宁对此深有感触,他表示:当前移动机器人行业对人才的吸引较弱,在高校招聘往往招不到合适的人才。而事实上,移动机器人行业也需要一些“高精尖”人才来维持企业发展。

为此,公建宁也对资本进入移动机器人行业表示看好,他认为资本的进入能有效缓解企业的经营压力,让企业有更多资金和精力去招揽和培育人才。公建宁强调,企业一定要盈利!因为现阶段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价格战越来越激烈,只有维持盈利,才能保证企业的良性运转和可持续发展。

李大伟认为:行业内卷始终存在,无法避免,但能缩小其影响。具体而言,则是企业要对自身“基因”有着清楚的认识。比如现在人人都在谈人才紧缺,但事实上,人才并不是那么紧缺,只是抢的企业多,就显得缺了。“人才又可分为研发人才和部署人才,像一些做集成应用的企业就不需要过多的研发人才,而是部署人才。而企业之所以那么“痛苦”,则是在部署端没有做好深入,其一是部署技术太落后,在半成品时就直接推向了市场,本身稳定性就得不到检验;其二是在产品研发时,就根本没有考虑到部署端的影响。”

另外,李大伟表示,当前行业内卷企业主要分为两类,做产品的和做服务的,事实上,不管是做产品还是服务,不同行业对产品及解决方案都有不同需求,企业要找准适合的行业,加强技术创新,不要跟风模仿。

陶涛和李大伟的观点如出一辙,同样认为内卷避免不了,但能减少影响。他表示:内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内卷过程中,没有把体系化的东西建立起来,使得标准、产品等东西没有得到质的提升,始终在低端领域重复。为此,陶涛强调,一定要加强系统化构建,让标准、产品、技术得到质的提升。

结语:在此次大会的圆桌论坛上,来自企业及院校的代表从不同角度论述了移动机器人行业的困难点及发展趋势。总体而言,在“内卷时代”,企业找准定位,保持理性,练好内功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们相信,在业内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定能构建一个更加良性的市场发展体系。


 
打赏
 
更多>同类行业资讯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联盟简介  |  联盟章程  |  组织架构  |  网站地图 |  粤ICP备14089875号  |  网站客服

(c)2013-2021 中国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 扫描访问手机版